凉舟

欢迎关注,也欢迎取关
“欢迎一切有益的建议和善意的批评,
但绝不接受‘教师爷’般颐指气使的说教”

老福特今年真是有心了(♡ ὅ ◡ ὅ )ʃ♡感谢@LOFTER图书管理员 

我竟然逛了207个tag😯

这么鸽我竟然还发了138篇😯

❤️啊啊啊我爱烟草❤️

我见过鲜花遍地繁星满天,才知道不能简简单单过此生。

我看tag里人家刮到的都是虎虎头像好可爱!为啥我刮不到!

“赶紧回去多穿点,说你不听呢,感冒了你就不能了。”

河神驸马总挨揍的原因找到了

回生 另稿

(前12000+字与《回生》一样,只有后面两千多字的结局改了(其实结构也悄默默变了)为了方便定位,不一样的地方加了下划线)

2

你这人,日日都不开心,不会笑的吗?

 

堂兄拿了只栗子糕往乐嫣嘴里一塞,笑道:好端端地,你同他置什么气?他生就是这副模样。

郡王所言极是,属下生就是这副模样。

胡说,小县主噘着嘴瞪他,几欲落下泪来,哪有人生来就不会笑的?

 

1  

阿耶从洺州回来,给她带了许多礼物,摇铃,簪花,胡裙,还带回来个小郎君,小郎君生得剑眉星目,身量又高,往人群中一站,长身鹤立,煞是好看,只是不会笑。阿耶同阿娘说笑,当初明明是我领回来的,却被杜如晦那老儿,抢去做了义子。阿娘斟上茶水,轻轻叹了声:剪翼缚枝无出所料,只是委屈了杜公房公…也不知他二人如今行到何处了。

 

彼时小乐嫣还不知这是什么意思。

 

西月初升,她提着雪白的兔子灯从高阶上急匆匆跑下来,生怕误了长歌与叔玉哥哥的邀约,繁长的裙裾被风卷至绣鞋之下,足尖一捱失了重心,倾身往前栽去,所幸在倒头栽下前被人稳稳接住,乐嫣羞急得红透了脸,待站稳后抬头要道谢,面前人却已垂首拱拳,“属下冒犯。”

“多谢你……”她抿了抿唇,偏着头想看看出手相助的小郎君模样,却瞧清他深色衣袍上坠溅的血迹。吓得不禁打了个寒战,后退半步,“你……”她蹙着眉,一双眼眸里不自觉又含了一串泪,想张口问问他怎么了,受伤了吗?要不要叫医官来看看。只是才吐出口半个字,面前人便以公务在身匆匆告辞。

李乐嫣低头去瞧自己的衣裳,袖口襟前洇着浅浅的绯色,像晕开在衣裙上的水墨芙蕖。兔子灯上也染了一点。小县主微微伸出手指轻轻去抚那染红了的兔子眼睛,不知怎么,连带着自己的眼睛也红了。

 

 

 

巧夕夜溜出去玩着了风寒,李乐嫣歇了好几日没去文学馆。今日因着要交课业,才赶着散学时由僮仆领着去了。她颊上还有低烧未退的潮红,探着小脑袋往前看,不知他们围在一起闹什么,总欺负她的二胖也在其列。她提了裙子上前,竟瞧见了那日偶遇的小郎君,只是没及开口,已见他将整一桶水倒下,冲开桌上墨迹。周遭人连忙后退避水,只李乐嫣站在原地没动,忽被李长歌从一侧拉住了手,“你怎么来了?怎么也不知道躲躲?”长歌的手温温的,却十分有力,一把将她拽出来,“赶紧跟我去换衣服,病还没好透呢,再着了凉更严重了。”

“那他们……”她回头张望了一眼,小郎君面沉如水,和上次见时一般无二。

“他们一会儿自有人收拾。”

不过是世家子弟戏弄人的把戏,实在也不值得同他们置气。皓都拨开桌上水渍,却不由自主地往方才那抹绯色身影处望。

目光未及,小县主已不知何时站到了他身侧,堪堪递出块青色帕子来,帕子上绣着一只小白兔,比那夜她握在手里的兔子灯精巧得多,却是一样的绿眼睛。

皓都没去接,倒是先起身行礼。

属下鲁莽,污了县主衣裙,改日……他一时哆口,终究说了句显些孩子气的话,改日一定赔给县主。

 

 

秦王府中的这位永安县主似乎总是笨笨的,走路要跌跤,溅了水不知躲,连赏个花,都能掉进池塘里去。义父临别前同他说,要他守卫秦王安危,必要时可以以命相护。只是不知小县主身边有没有时时护卫她的人,不然她如何平安长大。

李乐嫣呛咳了好一阵,抬头时却瞧见远远而来的魏家郎君。

“怎么了?”他步子急,几步迈到乐嫣面前,皓都便退到一旁,瞧见他伸手拨开永安县主额前湿透的碎发,另一只手轻轻抚着她的后背。

他瞧着县主并无大碍,转身便要离开。

李乐嫣却追了过来,两手交叠齐眉,端端正正行了个礼,

“县主……”原是要拦的,手伸了一半,瞧见纱帛浸水,紧紧贴裹着女子手臂,觉得若扶住了反倒更加悖礼,索性躬身抱拳回了个礼。

“多谢郎君。”她想冲人笑一笑,发梢的水珠却滴落下来,迷了眼睛,乐嫣眨了眨眼,又抬手去揉,两三下搓红了一双杏眸,不像是来道谢,倒像是在他这儿,受了莫大的委屈。

 

本来风寒已大好了,这一落水,吹了风,又歇了两日,再复学时,西南角那处座位却空了,她旁敲侧击地去问长歌,长歌却皱着眉拉住她的手,“你与他有什么交情吗?”

永安要说起前日之事,还未张口,就被叔玉哥哥打断:“同在弘义宫中,先前我们,有过几面之缘。”

说着向乐嫣使了个眼色,文学馆世家子弟众多,人多眼杂,落水之事事关女儿家清白,实在不宜在这里提起。

永宁却会错了意,想起父亲对叔父与杜公之交本就有所猜忌,故而揉了揉乐嫣脑后的发,“你以后,还是离此人远一些好。”

 

 

长安落了好几日的雨。细密缠绵的雨丝似将窗外风景罩上了一层轻纱。李乐嫣坐在窗下绣一只帕子,侍女要去关窗,被她拦了,便只立在一旁瞧着,“您绣的这是什么呀?”

阿修罗王。

她自己倒是顿住了,怎么会绣起了这个。阿爷案上近而又摆上了长阿含经,她翻过几页,没看真切,便被身后突然蹦出来拍她肩膀的长歌吓了一跳。

“看什么呢?这样入神。”

“长歌……”

“你胆子这样小,以后我不在你身边可怎么办?”长歌说着话去看经书,而后合上道:“难怪方才吓着。你怎么还看这个?”

须弥山北,大海之底,那名唤罗睺的大阿修罗王在长歌嘴里其实三头六目,凶形好战的恶神。

“哦~”安柔的声音打断她的思绪,“县主,您绣的,这是一只小兽?”

永安这才低头,瞧在帕子上,长毛锐目,却半点没有凶煞之光,别说恶神了,连凶兽都算不上。她索性往簸箩中一丢,“安柔,你去关下窗,下雨了。”继而转开目光,颊上淡淡晕绯。

 

放晴后天气却凉了起来,父亲陪同圣人秋狝,她倒是又见到了皓都。彼时长歌要与叔玉哥哥比试,先行纵马向前了,她的小矮马性子温顺,只是嗒嗒嗒地在后面慢慢走着,看看花,赏赏景,没意料走得偏了些,就遇见了皓都。他还是从前一般恭谨守礼,立时下马行礼问县主怎么在这里,是不是迷了路?

乐嫣摇摇头,又点点头,复而又摇摇头。

 “那属下护送县主回营。”

乐嫣连忙出声,“我,我不回去,长歌和叔玉哥哥要我在这儿等他们……”她不惯会撒谎,说着说着声音就低下去,觑着眼偷偷瞧皓都的神色,心里咚咚作响,生怕他要说,县主一人在此处不安全,而后立时差人将自己捉回去,

果然他沉默片刻后道:“县主独自一人留在此处恐会不安全。”几乎一字不差。乐嫣着急要出声辩驳,却见他转身示意身边人先行,复回身道:“属下陪县主在此处等候永安郡主与魏小郎君。”

乐嫣抿嘴一笑。

 

秋风荡漾,吹动树叶瑟瑟出声,小矮马有一搭没一搭地慢慢行着,小县主忽而转过头来道:“皓都,你往前来一些,”说了半句又吞了半句,等皓都上前,才听得她细细的声音道:“这样我好同你说话。”

可她又实在说不出什么话。李乐嫣自认在没话找话一事上无有任何天赋,往常与叔玉哥哥和长歌在一起,长歌总有说不完的趣事妙论,她只需在旁倾耳笑和,如今与这个比自己话还少的木头在一处,更是不知该说些什么。原想问问他为什么不来文学馆了,这些日子去哪里了,落下的功课怎么办,若有需要可以来问自己,转而一想又觉得失礼失仪,又想问他今年年岁几何了,怎么生得这样高,比叔玉哥哥还高,似乎也不妥当,心思转了几百转,最后只是领着人家从天上的云瞧到草间的花,身边人更是吝言,最多只是顺着她的话头瞧一眼,半个字也不说,最后实在没什么可瞧的了,思来想去,只得拿出随身的帕子来,“你看,这是我绣的小兔。”她侧过身子,双手将帕子打开,“别人绣的小兔都是红色的眼睛,可我绣的小兔是绿色的眼睛,你知道是为什么吗?……因为兔子的眼里是草地呀~那是一片自由。”她说完笑盈盈地瞧着皓都,见他将目光从帕子上移到自己眼中,终于出声道:“县主握好缰绳,这样在马上不安全。”

气得她一扭脸将帕子窝回了袖子里。

 

长歌回来时给她带了只雪白的小兔,毛茸茸一团抱在怀中,她欢喜得不得了,从马上下来,摘了根长长的青草叶,瞧着它努着小嘴快速地吃了去,长歌又采了朵小黄花要往兔子嘴里喂,被她拦了下来,待转头要去给皓都瞧小兔时,发现他不知何时已走了。再见他已是夜里,她蹲在草场边擦着眼泪与小兔子告别,安柔先施礼打了招呼。

“县主这样喜欢,为什么还要放它走?”

小县主听了这一句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倒将身边人吓了一跳,赶忙行礼赔罪,道是言语唐突,扰恼了县主。

“与郎君无关,是安陆郡王……”安柔顿了一下,才道:“是郡王逗县主,说县主这样喜欢,不如把小兔剥了皮做成围脖,日日戴在身上更欢喜。”

这么一说,小县主哭得更厉害了,唬得旁边人心慌手乱,连块帕子也找不着,还是安柔在一旁递了手帕劝慰住了,她才红着双眼睛抬头,“皓都,你将小兔抱远些放走好不好,千万不要叫郡王哥哥发现了。”

他郑重其事地接过去,待放了兔子回去休息时,同伴诧异道:“你这大半夜的去哪儿了?”

“撒尿。”

“骑着马出去撒尿?”

他没应声,脱了靴子上榻。

 

窗外月色溶溶,夜里静得很,甚至能听见巡夜的侍卫轻步走过时踩折草枝的声音。他想起小县主没等他走两步,又提着裙子往这边跑,他闻声连忙勒马,县主迈着小碎步哒哒哒地追上来,缓了口气,才吞吞吐吐地道:“我能不能,同你一起。”见他不作声,又指向他怀里的小兔补了一句,“同你一起送送它。”

他环顾四下,县主侍女在后头站得远远的,见他望过来,还连忙背了身过去……皓都猜想自己那时大概是受了月光的蛊惑,竟一伸手将县主抱上了马背。实在是僭越。

“还瞧了会月亮。”

“瞧月亮???”同伴听了吃惊地看了眼他,“你莫不如说,去瞧了月里的仙娥。”

他连忙吹熄烛火。果然是僭越。

 

 

 

今年秋短,弘义宫的丹桂没开几日,被冷风一吹,就都失了香气。长歌前几日挨了训,被太子罚了禁闭,今天才得出门,便先来了弘义宫。只是小乐嫣竟没跑出来迎接她,实在是大罕事。她向下人问永安是不是又病了,下人点点头,又摇摇头,复而又点点头,看得她更加纳罕。进得屋才发现小兔子坐在桌前,专心地誊抄书经。她凑近前去看,吓了乐嫣一跳。

“好端端地,怎么抄起这个来了?”她随手摆弄着砚堂处的墨条。

“阿娘叫我静心。”

“你因为什么不静心?”

乐嫣听了这一句,不知怎么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低着头又拿起笔来,答非所问,“阿耶前几日考我功课,我没有答好。”

长歌拿过她手中的笔, “功课的事先放一放,我方才来时撞见了婶娘,说是叔父又出征了。”

小乐嫣“嗯”了一声,将笔拿回来,又低头继续抄经。

“你怎么回事,这样闷闷不乐的。不会是生病了吧?”长歌歪头在她的小脸上瞧了半天,忽而道:“我晓得了,你定是还在生我的气!”

乐嫣连忙直身摇头,永宁却不由分说地将她的手一抓,“害,我就知道是这个,原约了你月夕去瞧花灯草龙,可谁成想没出得门就被我阿耶捉了回去。这魏叔玉也真是,我不在,你们俩去便是,作甚非得……”

“不干叔玉哥哥的事,”小乐嫣出声打断,又低了头,“是我自个儿……我自个儿不舒服,不想去了……”

她与安柔一人提了两只兔子花灯,在长阶前站了半夜,应了她要来的人,一个也没来,长歌与叔玉哥哥还知遣了婢女说一声,那个人却一声不响地,就离了长安。次日送父亲出征,她站在阿娘身后望了半晌,连个影子也没瞧见。

乐嫣按了按长歌的手心,笑着道:“对了,我前几日同阿娘去寺里求了几个平安符,给你一个。”她扭头唤安柔去取,长歌却笑得意味不明,“求了好几个,怎么就给我一个,其他的给谁了?”

乐嫣红了脸,“其他……其他自然是给阿耶了。”

 

 

 

 

秦王班师时,已是春尽夏至,母亲唤她去量尺寸裁制新衣。路上却瞧见了许久不见的皓小郎君。他似乎有什么急事,自庭院匆匆穿过,乐嫣连个招呼都没来得及打,安柔瞧着县主不大高兴的样子,噘着嘴还嘟囔了一句,“次次说话都不算数。”也不知是说谁。

 弘义宫这几日怪道得很,听说尉迟公引荐了好些道士给秦王,秦王自征后回京,于朝堂事上心也淡了许多,常于屋中听羽客布道讲章,一听就是一整日。府内下人也忙得很,乐嫣听阿娘说,阿耶要做道场,为战场上亡故的将士,也为回来的人,追思度亡,消灾解厄。她于是也绣起了经幡。

可乐嫣总觉得心里惴惴的。六月初四这日,阿娘原说要带她去城郊山寺进香,请僧道共做法事。可临要出发时,又听下人来禀,秦王妃让县主先行一步,自己随后就来。方至寺中,竟可闻山下金革之声,僧众与僮仆连忙护着县主匆匆往禅房避去,混乱之间乐嫣在台阶处又误踩了裙裾,所幸身旁有人在她肘臂处稳稳一托,才站住了没有摔倒,乐嫣抬头,发现竟是皓都。他微蹙着眉,未及解释,先快步将她送去了禅房,“请县主先在此处歇息,”他至屋中才拱手行礼,“寺后已备有快马,必要时可送县主出城。”说完便转身要走,乐嫣连忙将他的手腕一拉,她对突如其来的变故毫无准备,心中又急又乱,一面想问阿耶阿娘如何了,一面又怕耽误了他在身要务,只转着满眸的泪水,赶忙松了手,把话咽了回去。皓都却会错了意,只当她是害怕,便安慰道:“县主莫怕,秦王已做了万全安排,便有万一,县主只管上马闭着眼睛往前冲,若有刀箭,我替你挡。”说完便退出禅房,轻轻掩了门。

 

 

初四日的变故如同一场夏梦惊雷,至回了弘义宫时乐嫣还有些恍惚,疑是山间雾重,一场幻象虚惊罢了。可那日之后,她再也没有见过长歌。长安城里再没有一位永宁郡主,叔玉哥哥也不再来了。

再去文学馆时,身边的位置空了,散学时也不再有人将温温的手递过来,她孤零零的一个人,说不出的难过。但不敢与阿耶说。

她怕阿耶也觉得孤独难过。

 

阿爷已许久不与他们一同用膳了。

 

家宴时一家人总算是好好地吃了一顿饭,乐嫣尤为高兴,席上多饮了几杯甜酒,出来透风时竟又见到了皓都。他站在一棵花树下,背着身,不知在等谁。乐嫣丢下安柔,从另一道跑过来,快到跟前了又慢了步子,“皓 都 。”他们自那次山寺分别后,也有许久未见,别前他说的最后那句话却总转在她耳畔,铮铮有声,至今时小心翼翼地开了口,见人转过身来,才漾起一个笑。她不知面前人也是心如擂鼓般听着脚步声由远及近,屏息半晌闻了声才敢回头,她这个笑便实在蛊人。

大约是因见目光灼灼,乐嫣的脸一下便红了。转眸看向枝上的花,

 

“郡主。”

面前人低头行礼。

 

永安闻声又转回来看向他,只是脑子晕晕的,实在不知说什么——也不知怎么一见着他就跑了过来——踌躇了半晌,才吞声稚气地道,花很好看诶。

 

把人说得一乐。

 

她自己也觉得这话实在说得窘涩,皱眉低头,攥了攥裙边。

 

那模样实在太可爱。

 

“是,很好看。”

 

李乐嫣闻声抬头,眸光亮了亮,莞尔道:“原来你会笑的啊。”转而又道:“你笑什么呀?”

她眉眼弯弯,眸中似有明月珠子,熠熠生华。

所以皓都深知自己因何而笑,却半个字不得宣之于口。

 

月底是她的生辰,弘义宫必要办一场大宴。“你要记得给我准备生辰礼物的。”见他怔愣,小郡主又抿着嘴笑,“哪有参加人生辰宴,不带礼物的道理。”

原是这么个意思。

“属下遵命。”

李乐嫣瞧他憋了半天,又是憋出了这么句话。

 

“上上回不知谁说要赔我件衣裳,还有上回……”她比从前长高了许多,生得更加娉婷动人,眸光流转间瞧得人心荡漾,让他不敢忤视,“你要一并赔给我。”

“是,属下遵命。”

李乐嫣歪着头去瞧他的脸色,噗嗤一声笑出来,“你怎么还是这样,就不能再同我笑一笑。”

皓都这才抿着嘴颇生涩地笑了一下,

“这才对嘛~”她一把拉过他的手腕,“走,带你去瞧个好东西。”

 

 

那是父亲送她的胡人短刀,还未开刃,刀鞘上缀满了五色的宝石。

“你会使这个吗?”

“会一点。”

“那教教我吧。”小郡主笑得太明媚好看,他一低头便撞了满眼,又不能仰头不去看她,只能垂着眸道:“郡主不必学这个。”

“为什么呀?学来防身也是好的。万一……”

“不会有万一。”他将话头截得太快太生硬,反倒像露了破绽。建成余孽尚未清缴殆尽,弘义宫依旧四伏危机。义父同他说,姑息养奸,后患无穷,为大唐社稷安定,便是十个八个李长歌也杀得。此话自然不能说给小郡主听。她自幼与李长歌交好,知道了不知该多伤心。皓都只好寻了借口匆匆告辞。安柔找来时,瞧见郡主正捧着脸发愣,以为是酒还没醒,赶紧吩咐去拿醒酒汤。却不知永安噘着嘴,想的是放胡刀的匣子里,绣帕下还摆着只平安符,摆了好久了。

不过没关系,来日方长,他应了生辰宴要来的。

 

只是比生辰宴更早来的,是和亲的圣旨。永安一向体弱多病,太子借此由头,让公主去洛阳行宫养病,乐嫣在摇晃的马车里做了一场长梦。她梦见母亲与她一同去了城郊山寺,回来后弘义宫的道场法事如期举行,她还是永安县主,家宴行飞花令,也还是与往常一般口拙,全靠一旁的长歌才免了诸多罚酒,庭院花树下她将新求的平安符偷偷塞给了皓都,生辰宴前长歌拉着她偷偷去库房瞧她收到的礼物,捧着一只大盒子夸张地道:“呀这是谁送给我们嫣嫣的衣服——这样难看!”羞急得她红透了一张小脸。

梦醒时驿馆外寒鸦悲啼,故人生死未知,长安已去百里。

 

八月新皇即位,不多时长安传信,太子不日将从长安出发,替天子体察旱情,以示皇恩。乐嫣自南山流民安置点回来时,在行宫外见到了皓都。他说是办公差,回京复命途径洛阳,义父便传信于他,太子年幼,洛阳流民众多,鱼龙混杂,要他暂留数日,护卫太子与公主安全。但乐嫣其实有所耳闻,他奉杜公令一路捉拿长歌,故而一时心情复杂。甫一见面,斟酌半晌,问的头一句话却是,“长歌是在此处吗?”皓都以为她是质疑自己此行目的,不知怎的只觉胸口闷堵,平白一句大不合仪的话就溜出了口:“公主希望‘是’,还是‘不是’?”

乐嫣也委屈,他还从未用这种的语气同自己说过话,一时红了眼,却拗着脖子道:“我希望你若见了长歌,可以放她一马。”她说完见面前人不响,反倒一拱手牵马要走,赶忙追上前道:“喂,你等等!

“我话还没说完呢,你去哪儿?

“我同你说话呢!你聋了吗?

“皓都!”

见人站住了,才提着裙子跑过来,抿了抿嘴,攒足了底气道:“我是公主,你需得听我的。

“你别走那么快……”

“是。”

 

长歌还真的在洛阳。

头一回是在流云观,还能借女儿家的不舒服把人支走,第二回在洛阳行宫,实在不能再用这个借口。她琢磨了片刻,索性将皓都的手腕一拉,“我有东西要给你看。”然后将人拽进了屋。

妆奁翻到底,夹层里先抽出块帕子来,“你看,这是……”

“这也是小兔?”

“这是罗睺!”

须弥山北,大海之底,长歌说百姓们会将三头六目的战神大阿修罗王绣在家中参军男子的衣服上,可佑亲人刀枪不入,水火不侵,逢凶化吉。

“李长歌让公主给我这个做什么?”

“什么长歌!”乐嫣气得将他推出了门,“出去出去,不同你说话了!”

 

那时她还未想到,皓都这样说,便是早就知道,她与长歌自有秘密的联系方式。

 

李长歌在静室里听得哈哈大笑,“真是块木头!”

乐嫣以为她是说自己,却见长歌揉着肚子坐起来,“你怎么喜欢块木头?”

她一时哆口,好半晌才嗫嚅着道:“长歌,你莫要乱说……”

“那你不喜欢他?”

 

她更说不出话来了。

 

所幸观主差人来唤长歌,才解了她的窘境。长歌走到门口了,又折返回来,“还有一事,乐嫣,近日火劫流言愈传愈广,恐是有人刻意为之,背后或许还有更大的阴谋,你须得注意提防小心。”

 

 

但流言还是应了验,梓薇宫燃起熊熊大火,太子不知所踪。有侍卫说起火时看见个道姑打扮,眼角有痣女子自殿门外鬼鬼祟祟地经过,乐嫣闻言立马看向一旁的皓都,刚要说话,却见他向面前人递了个眼神,而后拱手道:“属下先送公主回去。”

 

“不是长歌。”她在马车上辗转地想了一路,下车时终于同皓都说了出来,可眼前人并不作声,只低头将手臂递出,扶她下车。

“长歌是我带进去的,她是我请来帮忙调查火劫流言的。可当时我们晚了一步……

“一定不是长歌。

“阿弟其实……”

“公主,”及至走到门口了,皓都才开口,“公主请放心,属下定会寻回太子,揪出幕后之人。”说完嘱咐婢女伺候公主歇息,便转身离开。

 

太子失踪,其实在梓薇宫起火之前。

这是长歌告诉她的。她们到达梓薇宫时,殿内便只看见穿着太子祭服的稻草人,殿门外撒有火油,长歌便猜想太子可能已被歹人掳走,提议与她分开行动,她即刻差人去寻太子下落,长歌在此处探查泼洒火油的可疑之人。可她们刚分开,火便燃了起来。乐嫣说完后看向皓都,“皓都,你相信我吗?”

这几日行宫内外加派了兵力,乐嫣觉得奇怪,查纵火之人、寻找太子,皆需人手,怎么还将这么多人留在行宫。安柔悄悄跟公主说,皓统领连夜从长安调了人马,已在全城搜捕。乐嫣心中一惊,背后之人尚未查出,本该先秘密探查,一则免得打草惊蛇,二则免使民心不稳,如今却这样大阵仗地搜捕,必是已经认定了作乱之人便是长歌。可她解释完皓都并未答她,只是道外头乱得很,属下近日不能时时贴身保护公主,还请公主留在行宫,不要出门。

乐嫣想了想,还是去流云观留下了书信,如今情势,长歌已不宜留在洛阳。她托叔玉哥哥盗了腰牌,备好了盘缠,准备一同送长歌出城。只是没料到,先等来的不是长歌,而是皓都。

随行侍卫各个手持白刃,有备而来,魏叔玉还想斡旋一番,已被人立即拿下,乐嫣却在恍惚间忽然想起,从前在行宫时,皓都同她说的那句“李长歌让公主给我这个做什么?”

原来在最最开始,他便什么都知道,却与她装傻逗趣,好在最后,利用她,作诱捕长歌的诱饵。可小公主还是抱着一丝幻想,忍住了满眶的泪水,问道:“皓都,你怎么在这里呀?”

“乐嫣,你应该问他怎么知道你在这里!”魏叔玉从旁愤然抢声,皓都瞧着他冷笑一下,

“如果连这个都不知道,如何护公主周全。”

 

原来真的是这样……

【“你怎么喜欢块木头?”

“长歌,你莫要乱说……”

“那你不喜欢他?”

“我……我是说,长歌你莫要乱说,皓都才不是木头,他很厉害的。”

“噢~有多厉害?”】

有多厉害呢?自然是轻而易举地,就能将我骗得团团转。

 

 

所幸来敲门的并不是长歌,而是店小二。

城内又加强了戒备,开始更大力度的搜捕。魏叔玉在屋内急得转圈圈,安柔斟了一杯茶,瞧着红着眼圈的公主小心安慰道:“公主不必担心,相信吉人自有天相的。”

乐嫣摇摇头,捧过杯子,“我从窗户那儿瞧见了,领着长歌走的那个男子长歌同我说过的,有他在,一定能保护长歌安全离开。”

“那公主为什么还在掉眼泪呀?”

乐嫣执杯的手一顿,递到唇边的茶盏氤氲出水汽,她张了张口,却只是咬了咬杯沿,没有说话。

……

 

城内搜捕一刻未停,魏叔玉还来她这儿问过一次,意欲打听长歌的消息。乐嫣摇头,说自那日客栈,她没再见到过皓都,亦不知长歌消息。想来没有消息,便是最好的消息。安柔在一边轻声多了句嘴,“两个人彼此躲着,如何能见得着呢?”魏叔玉匆匆忙忙离开,没有听见,乐嫣却听着了。她叫安柔早早闭了门,说要休息。这话原是随口一说,晚上却有太医提着药箱来问诊,不用猜也知道,又是小丫鬟多了嘴。

 

没多会儿,又温了粥来。

 

日日皆是如此。

 

第十日上头,魏叔玉约她水榭议事,竟在庭院中看见了皓都。他忙着抓捕长歌,日日早出晚归,难得白日里在行宫中见到。乐嫣还没来得及转身走,已听见远处尖啸的烟火声,抬头去看时,皓都已带人奔出行宫。

“安柔,叫人备马,我们也跟去!”

“怎么了乐嫣?难不成是他们发现了长歌的踪迹?”

“那是流云观的方向。”

他们到时,观内已被官兵团团围住,没有见到皓都,倒是看见了杜公,说贼人在观内劫持了人质,为了公主安全,让魏叔玉先护送公主回行宫。但乐嫣执意不肯走。

她想起从前城郊山寺,也是如此,待金戈声停,已是人事两非。

不同的是,当时她自山寺下来,坐在马车中,皓都叫她不要掀帘,便不曾见过如今这般横尸满地的场景。她忍着害怕与恶心,趟着血污一张张脸去辨认,生怕瞧见长歌的样子,冰凉的手心却攥出汗来,直到一个声音在她身侧响起,“公主不必担心,李长歌不在这里。”乐嫣仰头瞧向他,瞧着瞧着瞧出眼泪来,好在魏叔玉及时过来,说是依杜公吩咐送公主回行宫,而后揽过她的肩转身时轻声道没有看见长歌。

 

魏叔玉递过手帕,“他方才同你说了什么?惹得你这样伤心?”

乐嫣摇摇头,“没有。他同你说的一样,长歌不在那里。”

她从前只是气他不信自己,而今突然发现,自己也不信他了。

还发现不再信他这件事,原来自己比他,更加难过。

 

 

晚上下值后皓都又亲自来送膳食,与前几日一样,也不敲门,只是递给门外婢女,待转身要走时,乐嫣却突然从里屋打开了门。他大概没有料到,征愣了片刻,才记起礼数,赶忙行礼。

“劳烦皓统领移步屋内,我有话要同你说。”她语气疏离又客气,“安柔,你将方才同我说的,再同皓统领说一遍。”

 

“皓统领,我今日去流云观接公主时,在尸体里瞧见了一个人,十分眼熟,回来后才想起,先前陪公主去南山难民安置点时见到过此人,后来又曾瞧见过他与太子身边的晟辛有来往。”

“后来阿弟失踪,这个晟辛也不见了,”乐嫣接过话,“他们很可能是一伙的,绑架阿弟的事必是这伙人早有预谋,”她顿了顿,才道“所以与长歌无关。”皓都未响,这倒是在她意料之中,复道:“今日流云观所俘之人并非是锦瑟夫人的全部手下,对不对?若是人都抓着了,阿弟也就找到了。”

“公主放心,属下一定会尽快寻回太子。”

“锦瑟夫人既是隋室后人,包藏祸心在洛阳作乱,必然囤有兵马,而今来看,这些人就扮作难民,混在其中,一则流民来自各地,人多籍杂不易挨个搜查,二则好煽动情绪作乱,比如现在因太子失踪一直封城,便极有可能被他们利用,生出暴乱事件,到时恐更难收拾。”

“公主这样说,想必是已有了对策。”

“开城放粥。”

 

城门口的白粥内掺了沙石,难民饿久了不在意,但隋室私军总不会挨饿,哪里咽的下去这个。

此计虽好,但用不得第二次,因而皓都十分谨慎,一直没有打草惊蛇,直到一个抱着孩子的男子出现,他自称孩子得了麻风病,才包裹住头面,要去城外投奔亲戚,给孩子治病,可碗中白粥只喝了一口便吐,那怀中孩子也不似病弱无力,倒像是被这男子钳住手脚不得动弹。但至郊外将此人拿下时才发现中了计,那孩子并非太子,而是隋室余孽挟持来的,与太子一般身形的小孩。

流云观一战他们已如惊弓之鸟,处处小心谨慎,只是这样一来,更难查找太子下落。

 

“此计本也多有疏漏,并非良策,没有找到阿弟,非是……非是禁卫与城将失职,还请杜公不要责罚。”

杜如晦送走小公主后掩了门,冲着屏风后笑了笑,“查寻太子之事,奉公主令另作安排本也无可厚非,只是还劳得永安公主亲自来求情,不知是谁,能有这样大的面子。”

屏风后女子斟了杯茶,递在唇边细细地吹,“杜公好计谋,绕我去做玩命的买卖,却叫自己的义子,去哄着我的妹妹玩。只是后日的事,您的人可躲不了清闲了。”

“怎么?”

“阿隼是大可汗养子,他们中或有人认得,得找个人,代他秦准的身份,与我同去。”

 

 

李长歌绕去后庭时,还瞧见小乐嫣还同人赌着气在,叫安柔将送来的饭菜撤下去,背着身道:“你同他说,便是长歌没有事,我也不会原谅他。”

她抱着胳膊站在乐嫣身后啧啧摇头,

“我就晓得,那个木头根本不会同你解释。”

 

 

“做戏?”

“官府大张旗鼓地捉拿李长歌,便代表已认定了我是绑架太子、故意纵火的元凶,一方面对我赶尽杀绝给了我假意投诚的理由,另一方面也能让真正的幕后之人,放心大胆地进行下一步计划。”

“什么计划?”

“还能什么计划,造反作乱呗,”李长歌自个儿添了杯茶,“所以自然是怎么乱怎么来,前几日流云观,便是冲着杜如晦来的。”她呷了口茶,才慢悠悠地放下茶盏坐起身,“小乐嫣,你就别同人家置气了,原本这事也是我不让他与你说的。”

乐嫣半信半疑,“为什么不让我知道?”

“让你知道,你肯定不会同意我去。”

“是了!”小公主似乎这才想起来,“我不同意你去!多危险呀!”李长歌没接话,而是拉着她的手将她拽过来,像小时候那样,捏捏她圆圆的指腹,笑道:“好啦,你要乖乖的,过几日我们一定将李承乾那小子完好无损地带回来。”说完便跳了窗走了。

 

 

禁卫军原已在周围布置好了埋伏,雷蒙却临时改了地点。谁能想到城郊旧宅竟有地道直通城外。“这是要带我们去哪儿?”

“你们不是说要见到太子才能放心进行下一步合作吗?自然是带你们去见那小太子。”

李长歌偏头与身旁的皓都对了个眼神,二人心照不宣:这帮人既然有出城密道,为何还留在城内?此中定有蹊跷。只是现在尚未找到太子,若发信号通知外头人难免打草惊蛇,只能先跟着雷蒙出城,再见机行事。

 

与此同时,阿诗勒隼的住地却被人投了封信,说李长歌有危险,人在崤山,速来。还留了具体的方位。但信中所指之地在城外,如今城门戒严,任何人无通关令不得进出,阿诗勒隼虽不知送信之人是敌是友,但一时情急,也顾不得多想,立即去流云观,托道长请了永安公主。长歌曾同他说,若有万一,可以通过这个法子,请乐嫣帮忙,但千万须谨慎小心,兹事体大,不可向其他人泄露消息。他说明来意后,乐嫣却摇了头,“我如今也没有出城的令牌,但有个法子,或许可以一试:我同你一起去。”她叫安柔去上茶水,自己却起身出门,说是备马车,请阿诗勒隼屋内稍待。等闭了门,安柔才敢小声问道:“公主,您这是什么意思?”

 

那日长歌在她屋内话未说尽,但她既说过几日要将承乾带回来,如今阿诗勒隼又突然这样着急地来找她出城,说是长歌有危险,乐嫣便猜出,长歌必然是为了救承乾,单独去见了前隋逆党。锦瑟夫人是阿诗勒部的人,长歌未带阿诗勒隼同去定是有她的考量,那么这个送信的人,便是敌非友,只是如今阿诗勒隼关心则乱,想不清也不愿想这些,乐嫣就必须将他留下。可长歌那边也不能坐视不管,她吩咐安柔拿着信去找魏叔玉,太子身边既然都能安插进逆党耳目,公主府兵自然也不可尽信,须将信亲自送到杜公手中,请他派人驰援。

 

 

 

崤山地势复杂,大队人马即便察觉后追来,要找到他们也需耗费不少时间,眼见着天色将暗,李长歌隐隐觉得不安,这一路都只雷蒙一人带路,竟不见其同党,她偏头以唇语问皓都,“眼下情势,他们可能将人都留在了太子身边,一会儿营救太子,如何脱身?”

身边人亦以唇语作答:“你带太子走,我掩护。”

“没了?”

“没了。”

李长歌瞧他一路上都冷着脸没半分表情的样子,竟忍不住一笑,想小乐嫣怎么会对这么个木头动了心,对着口型道:“你现在是秦准,演也演得像一点吧。”

“怎么演?”皓都面色仍无半分变化。

李长歌想了想,“你会笑吗?”

“不会。”

 

 

 

茶水中下了迷药,乐嫣仍不放心,托观主派人守在门外,她自己却单独乘马车出了城。她方才撒了谎,通关令她其实有,便是没有,守城将官也拦不住公主车驾。马车驶进崤山时,已是暮色四合。

 

 

 

事情进展的出乎意料的顺利,雷蒙没有说谎,真的带他们在山间茅屋见到了太子,只是看守之人寥寥,甚至并无武功高强者,他二人动手后,雷蒙也是窥得破绽掉头就逃,长歌与皓都轻而易举便救下了太子。

“要追吗?”

“此地诡异得很,还是先将太子送回行宫要紧。”

皓都所言,也是长歌心中疑虑之处。隋人这样大费周章,怎会轻易放太子让他们救回。他二人放了信号,匆忙下山,至在半道上见到了乐嫣,知道投信一事,方恍然大悟。

隋人不是要杀大唐太子,也不是真的信了李长歌与杜如晦这个假投诚的局,而是将计就计,要大唐太子,死在阿诗勒人的手里。

林间无风,却有枝叶窸窣,雷蒙的部下当然不会只有茅屋中那几个废物,而是都埋伏在这里。他应该早就知道了李长歌身边的秦准就是阿诗勒部大汗的养子阿诗勒隼,所以在见到皓都的第一眼,就已识破,按计划牵着他们入了这个早就布好的局。今日若大唐太子与阿诗勒隼死在这里,无论是将劫杀大唐太子之事嫁祸给阿诗勒隼,还是将阿诗勒可汗最器重的养子之死归咎于大唐,大唐与阿诗勒部好不容易休止的战火都会重新燃起,隋人便可在背后坐收渔翁之利,这才是他们的真正目的。

远处一声鸟哨,几十条黑影自道旁密林的树冠中蹿出,雷蒙知此计已破,便不会再放大唐太子安然离开,刀剑寒光直奔太子,皓都赶忙抽刀相护,长歌亦拔剑迎战,但敌众我寡,唐军尚未赶到,如此相持不是长久之计,皓都向一旁的李长歌道:“你带着太子和公主先走。”长歌转身刚欲说话,他便以刀柄将李长歌一推,“快走。”见她不动,便又催了一声,“李长歌,别忘了你来此的目的。”

“太子绝不能有事,”临行前杜公曾与他二人嘱咐,“否则便真应了逆党动摇社稷的谣言。”李长歌只好应下,她接过太子翻身上马,与此同时皓都将乐嫣托上马背,夜色里她瞧不清皓都的神情,只听见他极快地说了句,“公主莫怕。”而后在马后用力一击,马儿受痛疾驰而出。刺客待要追时,已被他挥刀拦下。雷蒙立即叫人放箭。

箭矢尖啸声纷纷折断在半空,乐嫣忽然想起,这句话,他从前也对她说过。

 

六月初四日,城郊山寺,林风长厉,送来阵阵金革之声,她转着满眶的泪水,心中又急又乱,拉住他的手腕又赶忙松了手,皓都便道:“县主莫怕,你只管上马闭着眼睛往前冲,若有刀箭,我替你挡。” 

……

 

 

快到山下时,长歌的马因先前中了箭,跑不得了,她将太子交给乐嫣,“三人一乘 马跑不快,前头就是官道,你们先走。”可乐嫣却说她来时在这附近藏了匹马,让长歌带着承乾先走,她去寻马。长歌瞧了她一眼未应。“你若不放心,你去寻也可,我和阿弟在此等你。”长歌这才勉强应下。待她走了,李承乾却开了口,“阿姐,你骗她的吧。”

乐嫣握了握马缰,“阿姐没骗人,阿姐的确就在前头拴了马,你在此乖乖等着,长歌一定会将你安全带回长安。”

“那阿姐你呢?”

她起先没作声,只是翻身上马,

阿诗勒隼若死在大唐境内会挑起大唐与阿诗勒布战争,太子承乾若遭贼人毒手会致使谣言乱生、民心不稳,但她不同,她原本就是久病宫外的公主,

 

“阿姐啊,早就回不去长安了。”

 

 

她衣袖襟前都浸着血,是方才抱承乾时沾上的,骇了她一跳,连忙问弟弟身上大片血迹,是伤在了哪里,可阿弟说,他没有受伤。长歌也没有。她想起第一回见面时,也是这样污了衣裙,

那个人还说,改日一定赔给她……

 

 

 

2  

阿耶从洺州回来,给她带了许多礼物,摇铃,簪花,胡裙,还带回来个小郎君,小郎君生得剑眉星目,身量又高,往人群中一站,长身鹤立,煞是好看,只是不会笑。

 

堂兄拿了只栗子糕往乐嫣嘴里一塞,笑道:好端端地,你同他置什么气?他生就是这副模样。

郡王所言极是,属下生就是这副模样。

胡说,小县主噘着嘴瞪他,几欲落下泪来,哪有人生来就不会笑的?

 

3  

西月初升,她提着雪白的兔子灯从高阶上急匆匆跑下来,生怕误了长歌与叔玉哥哥的邀约,繁长的裙裾被风卷至绣鞋之下,足尖一捱失了重心,倾身往前栽去,所幸在倒头栽下前被人稳稳接住,乐嫣羞急得红透了脸,待站稳后抬头要道谢,面前人已匆匆离开。

李乐嫣低头扶了扶兔子灯,赶紧去寻长歌了。

 

殿内男子瞧了瞧下头站着的孩子,笑了笑,“今日怎么,换了衣服再来的?”

 

 

文学馆又来了新人,世家子弟还是那套戏弄人的把戏,左不过是拿他的身世作乐,他瞧了眼墨汁淋漓的桌面未作声,一帮人自讨了没趣,只道还以为是多厉害的角色。转头瞧见来交功课的小乐嫣,还是欺负这个小哭包最有趣,谁知散学路上,就奇怪地跌破了脑袋。

 

 

秦王府中的那位永安县主还是笨笨的,走路要跌跤,赏花会落水,幸得魏家小郎君出手相救,才没什么大碍。但自那日起,县主与魏小郎君,似乎亲厚了许多,秋狝时三人天天在一处玩闹,连圣人都忍不住笑问,魏家小郎君如今年岁几何了,家里定了亲事没有。

 

隔年春尽夏至时,义父与房公得了秦王令,化装成道士秘密回京。六月初四日,玄武门兵变。次月太极宫传旨,永安一月内从县主成了郡主,又被封了公主。太子借养病之由,将她送去洛阳行宫,着魏叔玉为使君亲自护送,可魏叔玉满心满眼,分明只有一个李长歌。他看不过,争辩两句,小公主便掀了轿帘,“那本公主就命你,时时贴身保护,不得稍离。”

 

“我是公主,你须得听我的。”

“好。”

小公主好像,又回到了他身边。

 

“皓都,你为什么不等我?”

“皓都,你看,这是我绣的小兔,别人绣的小兔都是红色的眼睛,可我绣的小兔是绿色的眼睛……因为兔子的眼里是草地呀~那是一片自由。”

“皓都,你聋了吗?”

“皓都?”

“皓都。”

 

可惜驿馆的烛火照不亮崤山的长夜——那时他怀中湿暖,却只觉寒意遍生透骨,心腑浸没于滔滔绝望之中,却非死亡所致,可他周身僵冷,半点也动不得。只能祷念这世上真有冥府地狱,他宁可以身垫在那往生道口炙骨灼魂的烈火上,也要将她推入人间……

小公主没料到他只是将自己放在床边,偏了头要问,他却避开目光倏忽背过身去,走开数步跪坐在内室屏风前,“公主请歇息,属下就坐于此,不会离开。”

 

 

幽州生变,魏叔玉落到了王君廓手里,小公主又冲着他掉眼泪,“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叔玉哥哥死……”他嘴里说着“听天由命”,却帮着李长歌借兵,将魏叔玉从都督府地牢捞了出来,叮嘱他先护送公主回洛阳。岂知他转头又追着李长歌去了㮶州,竟将公主一人留在客栈。再回客栈时,已不见了永安身影。

 

“乐嫣天真纯良,性子娇弱,只身流落民间,在此处又人生地不熟,当务之急是赶快把她找回来才是……”

 

“你闭嘴吧魏叔玉!”他将剑一提,翻身上马,幽州至洛阳路途千里,过往商队行人尽皆摇头,长安的信如雪花片般日日来催,生怕下头人不肯尽心去寻,无人知他比任何人都着急。

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早知就不该……

 

总算在云州绣坊得了消息,可南下的难民队伍中并未见乐嫣身影,他在道边驿馆换马,准备向南继续寻人,驿官却叫住他,“再往前走到天亮也没有旁的驿馆了,郎君不如歇一夜再出发,否则这荒郊野岭的,也休息不好。”他摇头说“不用”。歇在哪儿都是一样,这十数年来都是这样过来的,只要一闭上眼睛,往昔场景便会悉数落于眼前,他以为窥得关窍,却原来弄巧成拙,只怪自己实在愚蠢至极……

 

远处河中忽有孩童呼救,夜黑风高的瞧不真切,只能循声跃入河中救人,那孩子却叫嚷着先救他的阿姐,河水湍急,等将两人一齐捞出了河,才算松了口气,先前呼救的孩子拍着阿姐的背,絮絮叨叨地道:“哪有人这样笨的,捞个鱼竟能滑到河心去了,险些将五爷我也拖走了。”他的阿姐却是个软性子,半句也没分辩。

他瞧着两人都无大碍,转身便要离开。

那女子却追了过来,两手交叠齐眉,端端正正行了个礼,“多谢郎君。”

皓都闻声一震,“公主……”好半晌才记起身份礼数,赶忙躬身回礼。

 

 

 

小五从旁探过头来,“阿姐,你俩这是做什么?拜天地呢?”

 

 

 

 

2  

月亮转至中天,外头更声又敲了三响,公主才说完了这一整日的新鲜见闻,打了个哈欠,将小脑袋蹭到驸马怀里,“你呢,今日公值有没有什么新鲜事?”

驸马想了好半晌,却摇了摇头,“只有一件奇怪事,今日听说,圣人曾下令将安上门街两旁的老槐尽数伐去,不知是为何?”

永安闻声默了默,好半晌,在驸马以为她睡着了,起身去吹熄烛火时,才听得她在床榻埋着头,轻声道:

“那些槐树生了好些年了,树冠太大了……”

 


注:安上门街,是皇城百官衙署人员通往郭城居住区的主要街道。




双世双重生,非典型HE


123是三世,23是平行的两世。开头和结尾的2里乐嫣是重生的,3里皓都是重生的

回生

#1128联文稿


你这人,日日都不开心,不会笑的吗?

 

堂兄拿了只栗子糕往乐嫣嘴里一塞,笑道:好端端地,你同他置什么气?他生就是这副模样。

郡王所言极是,属下生就是这副模样。

胡说,小县主噘着嘴瞪他,几欲落下泪来,哪有人生来就不会笑的?

 

1  

阿耶从洺州回来,给她带了许多礼物,摇铃,簪花,胡裙,还带回来个小郎君,小郎君生得剑眉星目,身量又高,往人群中一站,长身鹤立,煞是好看,只是不会笑。阿耶同阿娘说笑,当初明明是我领回来的,却被杜如晦那老儿,抢去做了义子。阿娘斟上茶水,轻轻叹了声:剪翼缚枝无出所料,只是委屈了杜公房公…也不知他二人如今行到何处了。

 

彼时小乐嫣还不知这是什么意思。

 

西月初升,她提着雪白的兔子灯从高阶上急匆匆跑下来,生怕误了长歌与叔玉哥哥的邀约,繁长的裙裾被风卷至绣鞋之下,足尖一捱失了重心,倾身往前栽去,所幸在倒头栽下前被人稳稳接住,乐嫣羞急得红透了脸,待站稳后抬头要道谢,面前人却已垂首拱拳,“属下冒犯。”

“多谢你……”她抿了抿唇,偏着头想看看出手相助的小郎君模样,却瞧清他深色衣袍上坠溅的血迹。吓得不禁打了个寒战,后退半步,“你……”她蹙着眉,一双眼眸里不自觉又含了一串泪,想张口问问他怎么了,受伤了吗?要不要叫医官来看看。只是才吐出口半个字,面前人便以公务在身匆匆告辞。

李乐嫣低头去瞧自己的衣裳,袖口襟前洇着浅浅的绯色,像晕开在衣裙上的水墨芙蕖。兔子灯上也染了一点。小县主微微伸出手指轻轻去抚那染红了的兔子眼睛,不知怎么,连带着自己的眼睛也红了。

 

 

 

巧夕夜溜出去玩着了风寒,李乐嫣歇了好几日没去文学馆。今日因着要交课业,才赶着散学时由僮仆领着去了。她颊上还有低烧未退的潮红,探着小脑袋往前看,不知他们围在一起闹什么,总欺负她的二胖也在其列。她提了裙子上前,竟瞧见了那日偶遇的小郎君,只是没及开口,已见他将整一桶水倒下,冲开桌上墨迹。周遭人连忙后退避水,只李乐嫣站在原地没动,忽被李长歌从一侧拉住了手,“你怎么来了?怎么也不知道躲躲?”长歌的手温温的,却十分有力,一把将她拽出来,“赶紧跟我去换衣服,病还没好透呢,再着了凉更严重了。”

“那他们……”她回头张望了一眼,小郎君面沉如水,和上次见时一般无二。

“他们一会儿自有人收拾。”

不过是世家子弟戏弄人的把戏,实在也不值得同他们置气。皓都拨开桌上水渍,却不由自主地往方才那抹绯色身影处望。

目光未及,小县主已不知何时站到了他身侧,堪堪递出块青色帕子来,帕子上绣着一只小白兔,比那夜她握在手里的兔子灯精巧得多,却是一样的绿眼睛。

皓都没去接,倒是先起身行礼。

属下鲁莽,污了县主衣裙,改日……他一时哆口,终究说了句显些孩子气的话,改日一定赔给县主。

 

 

秦王府中的这位永安县主似乎总是笨笨的,走路要跌跤,溅了水不知躲,连赏个花,都能掉进池塘里去。义父临别前同他说,要他守卫秦王安危,必要时可以以命相护。只是不知小县主身边有没有时时护卫她的人,不然她如何平安长大。

李乐嫣呛咳了好一阵,抬头时却瞧见远远而来的魏家郎君。

“怎么了?”他步子急,几步迈到乐嫣面前,皓都便退到一旁,瞧见他伸手拨开永安县主额前湿透的碎发,另一只手轻轻抚着她的后背。

他瞧着县主并无大碍,转身便要离开。

李乐嫣却追了过来,两手交叠齐眉,端端正正行了个礼,

“县主……”原是要拦的,手伸了一半,瞧见纱帛浸水,紧紧贴裹着女子手臂,觉得若扶住了反倒更加悖礼,索性躬身抱拳回了个礼。

“多谢郎君。”她想冲人笑一笑,发梢的水珠却滴落下来,迷了眼睛,乐嫣眨了眨眼,又抬手去揉,两三下搓红了一双杏眸,不像是来道谢,倒像是在他这儿,受了莫大的委屈。

 

本来风寒已大好了,这一落水,吹了风,又歇了两日,再复学时,西南角那处座位却空了,她旁敲侧击地去问长歌,长歌却皱着眉拉住她的手,“你与他有什么交情吗?”

永安要说起前日之事,还未张口,就被叔玉哥哥打断:“同在弘义宫中,先前我们,有过几面之缘。”

说着向乐嫣使了个眼色,文学馆世家子弟众多,人多眼杂,落水之事事关女儿家清白,实在不宜在这里提起。

永宁却会错了意,想起父亲对叔父与杜公之交本就有所猜忌,故而揉了揉乐嫣脑后的发,“你以后,还是离此人远一些好。”

 

 

长安落了好几日的雨。细密缠绵的雨丝似将窗外风景罩上了一层轻纱。李乐嫣坐在窗下绣一只帕子,侍女要去关窗,被她拦了,便只立在一旁瞧着,“您绣的这是什么呀?”

阿修罗王。

她自己倒是顿住了,怎么会绣起了这个。阿爷案上近而又摆上了长阿含经,她翻过几页,没看真切,便被身后突然蹦出来拍她肩膀的长歌吓了一跳。

“看什么呢?这样入神。”

“长歌……”

“你胆子这样小,以后我不在你身边可怎么办?”长歌说着话去看经书,而后合上道:“难怪方才吓着。你怎么还看这个?”

须弥山北,大海之底,那名唤罗睺的大阿修罗王在长歌嘴里其实三头六目,凶形好战的恶神。

“哦~”安柔的声音打断她的思绪,“县主,您绣的,这是一只小兽?”

永安这才低头,瞧在帕子上,长毛锐目,却半点没有凶煞之光,别说恶神了,连凶兽都算不上。她索性往簸箩中一丢,“安柔,你去关下窗,下雨了。”继而转开目光,颊上淡淡晕绯。

 

放晴后天气却凉了起来,父亲陪同圣人秋狝,她倒是又见到了皓都。彼时长歌要与叔玉哥哥比试,先行纵马向前了,她的小矮马性子温顺,只是嗒嗒嗒地在后面慢慢走着,看看花,赏赏景,没意料走得偏了些,就遇见了皓都。他还是从前一般恭谨守礼,立时下马行礼问县主怎么在这里,是不是迷了路?

乐嫣摇摇头,又点点头,复而又摇摇头。

 “那属下护送县主回营。”

乐嫣连忙出声,“我,我不回去,长歌和叔玉哥哥要我在这儿等他们……”她不惯会撒谎,说着说着声音就低下去,觑着眼偷偷瞧皓都的神色,心里咚咚作响,生怕他要说,县主一人在此处不安全,而后立时差人将自己捉回去,

果然他沉默片刻后道:“县主独自一人留在此处恐会不安全。”几乎一字不差。乐嫣着急要出声辩驳,却见他转身示意身边人先行,复回身道:“属下陪县主在此处等候永安郡主与魏小郎君。”

乐嫣抿嘴一笑。

 

秋风荡漾,吹动树叶瑟瑟出声,小矮马有一搭没一搭地慢慢行着,小县主忽而转过头来道:“皓都,你往前来一些,”说了半句又吞了半句,等皓都上前,才听得她细细的声音道:“这样我好同你说话。”

可她又实在说不出什么话。李乐嫣自认在没话找话一事上无有任何天赋,往常与叔玉哥哥和长歌在一起,长歌总有说不完的趣事妙论,她只需在旁倾耳和笑,如今与这个比自己话还少的木头在一处,更是不知该说些什么。原想问问他为什么不来文学馆了,这些日子去哪里了,落下的功课怎么办,若有需要可以来问自己,转而一想又觉得失礼失仪,又想问他今年年岁几何了,怎么生得这样高,比叔玉哥哥还高,似乎也不妥当,心思转了几百转,最后只是领着人家从天上的云瞧到草间的花,身边人更是吝言,最多只是顺着她的话头瞧一眼,半个字也不说,最后实在没什么可瞧的了,思来想去,只得拿出随身的帕子来,“你看,这是我绣的小兔。”她侧过身子,双手将帕子打开,“别人绣的小兔都是红色的眼睛,可我绣的小兔是绿色的眼睛,你知道是为什么吗?”她问完笑盈盈地瞧着皓都,见他将目光从帕子上移到自己眼中,终于出声道:“县主握好缰绳,这样在马上不安全。”

气得她一扭脸将帕子窝回了袖子里。

 

长歌回来时给她带了只雪白的小兔,毛茸茸一团抱在怀中,她欢喜得不得了,从马上下来,摘了根长长的青草叶,瞧着它努着小嘴快速地吃了去,长歌又采了朵小黄花要往兔子嘴里喂,被她拦了下来,待转头要去给皓都瞧小兔时,发现他不知何时已走了。再见他已是夜里,她蹲在草场边擦着眼泪与小兔子告别,安柔先施礼打了招呼。

“县主这样喜欢,为什么还要放它走?”

小县主听了这一句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倒将身边人吓了一跳,赶忙行礼赔罪,道是言语唐突,扰恼了县主。

“与郎君无关,是郡王……”安柔顿了一下,才道:“是郡王逗县主,说县主这样喜欢,不如把小兔剥了皮做成围脖,日日戴在身上更欢喜。”

这么一说,小县主哭得更厉害了,唬得旁边人心慌手乱,连块帕子也找不着,还是安柔在一旁递了手帕劝慰住了,她才红着双眼睛抬头,“皓都,你将小兔抱远些放走好不好,千万不要叫郡王哥哥发现了。”

他郑重其事地接过去,待放了兔子回去休息时,同伴诧异道:“你这大半夜的去哪儿了?”

“撒尿。”

“骑着马出去撒尿?”

他没应声,脱了靴子上榻。

 

窗外月色溶溶,夜里静得很,甚至能听见巡夜的侍卫轻步走过时踩折草枝的声音。他想起小县主没等他走两步,又提着裙子往这边跑,他闻声连忙勒马,县主迈着小碎步哒哒哒地追上来,缓了口气,才吞吞吐吐地道:“我能不能,同你一起。”见他不作声,又指向他怀里的小兔补了一句,“同你一起送送它。”

他环顾四下,县主侍女在后头站得远远的,见他望过来,还连忙背了身过去……皓都猜想自己那时大概是受了月光的蛊惑,竟一伸手将县主抱上了马背。实在是僭越。

“还瞧了会月亮。”

“瞧月亮???”同伴听了吃惊地看了眼他,“你莫不如说,去瞧了月里的仙娥。”

他连忙吹熄烛火。果然是僭越。

 

 

 

今年秋短,弘义宫的丹桂没开几日,被冷风一吹,就都失了香气。长歌前几日挨了训,被太子罚了禁闭,今天才得出门,便先来了弘义宫。只是小乐嫣竟没跑出来迎接她,实在是大罕事。她向下人问永安是不是又病了,下人点点头,又摇摇头,复而又点点头,看得她更加纳罕。进得屋才发现小兔子坐在桌前,专心地誊抄书经。她凑近前去看,吓了乐嫣一跳。

“好端端地,怎么抄起这个来了?”她随手摆弄着砚堂处的墨条。

“阿娘叫我静心。”

“你因为什么不静心?”

乐嫣听了这一句,不知怎么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低着头又拿起笔来,答非所问,“阿耶前几日考我功课,我没有答好。”

长歌拿过她手中的笔, “功课的事先放一放,我方才来时撞见了婶娘,说是叔父又出征了。”

小乐嫣“嗯”了一声,将笔拿回来,又低头继续抄经。

“你怎么回事,这样闷闷不乐的。不会是生病了吧?”长歌歪头在她的小脸上瞧了半天,忽而道:“我晓得了,你定是还在生我的气!”

乐嫣连忙直身摇头,永宁却不由分说地将她的手一抓,“害,我就知道是这个,原约了你月夕去瞧花灯草龙,可谁成想没出得门就被我阿耶捉了回去。这魏叔玉也真是,我不在,你们俩去便是,作甚非得……”

“不干叔玉哥哥的事,”小乐嫣出声打断,又低了头,“是我自个儿……我自个儿不舒服,不想去了……”

她与安柔一人提了两只兔子花灯,在长阶前站了半夜,应了她要来的人,一个也没来,长歌与叔玉哥哥还知遣了婢女说一声,那个人却一声不响地,就离了长安。次日送父亲出征,她站在阿娘身后望了半晌,连个影子也没瞧见。

乐嫣按了按长歌的手心,笑着道:“对了,我前几日同阿娘去寺里求了几个平安符,给你一个。”她扭头唤安柔去取,长歌却笑得意味不明,“求了好几个,怎么就给我一个,其他的给谁了?”

乐嫣红了脸,“其他……其他自然是给阿耶了。”

 

 

 

 

秦王班师时,已是春尽夏至,母亲唤她去量尺寸裁制新衣。路上却瞧见了许久不见的皓小郎君。他似乎有什么急事,自庭院匆匆穿过,乐嫣连个招呼都没来得及打,安柔瞧着县主不大高兴的样子,噘着嘴还嘟囔了一句,“次次说话都不算数。”也不知是说谁。

 弘义宫这几日怪道得很,听说尉迟公引荐了好些道士给秦王,秦王自征后回京,于朝堂事上心也淡了许多,常于屋中听羽客布道讲章,一听就是一整日。府内下人也忙得很,乐嫣听阿娘说,阿耶要做道场,为战场上亡故的将士,也为回来的人,追思度亡,消灾解厄。她于是也绣起了经幡。

可乐嫣总觉得心里惴惴的。六月初四这日,阿娘原说要带她去城郊山寺进香,请僧道共做法事。可临要出发时,又听下人来禀,秦王妃让县主先行一步,自己随后就来。方至寺中,竟可闻山下金革之声,僧众与僮仆连忙护着县主匆匆往禅房避去,混乱之间乐嫣在台阶处又误踩了裙裾,所幸身旁有人在她肘臂处稳稳一托,才站住了没有摔倒,乐嫣抬头,发现竟是皓都。他微蹙着眉,未及解释,先快步将她送去了禅房,“请县主先在此处歇息,”他至屋中才拱手行礼,“寺后已备有快马,必要时可送县主出城。”说完便转身要走,乐嫣连忙将他的手腕一拉,她对突如其来的变故毫无准备,心中又急又乱,一面想问阿耶阿娘如何了,一面又怕耽误了他在身要务,只转着满眸的泪水,赶忙松了手,把话咽了回去。皓都却会错了意,只当她是害怕,便安慰道:“县主莫怕,秦王已做了万全安排,便有万一,县主只管上马闭着眼睛往前冲,若有刀箭,我替你挡。”说完便退出禅房,轻轻掩了门。

 

 

初四日的变故如同一场夏梦惊雷,至回了弘义宫时乐嫣还有些恍惚,疑是山间雾重,一场幻象虚惊罢了。可那日之后,她再也没有见过长歌。长安城里再没有一位永宁郡主,叔玉哥哥也不再来了。

再去文学馆时,身边的位置空了,散学时也不再有人将温温的手递过来,她孤零零的一个人,说不出的难过。但不敢与阿耶说。

她怕阿耶也觉得孤独难过。

 

阿爷已许久不与他们一同用膳了。

 

家宴时一家人总算是好好地吃了一顿饭,乐嫣尤为高兴,席上多饮了几杯,出来透风时竟又见到了皓都。他站在一棵花树下,背着身,不知在等谁。乐嫣丢下安柔,从另一道跑过来,快到跟前了又慢了步子,“皓 都 。”他们自那次山寺分别后,也有许久未见,别前他说的最后那句话却总转在她耳畔,铮铮有声,至今时小心翼翼地开了口,见人转过身来,才漾起一个笑。她不知面前人也是心如擂鼓般听着脚步声由远及近,屏息半晌闻了声才敢回头,她这个笑便实在蛊人。

大约是因见目光灼灼,乐嫣的脸一下便红了。转眸看向枝上的花,

 

“郡主。”

面前人低头行礼。

 

永安闻声又转回来看向他,只是脑子晕晕的,实在不知说什么——也不知怎么一见着他就跑了过来——踌躇了半晌,才吞声稚气地道,花很好看诶。

 

把人说得一乐。

 

她自己也觉得这话实在说得窘涩,皱眉低头,攥了攥裙边。

 

那模样实在太可爱,

 

“是,很好看。”

 

李乐嫣闻声抬头,眸光亮了亮,莞尔道:“原来你会笑的啊。”转而又道:“你笑什么呀?”

她眉眼弯弯,眸中似有明月珠子,熠熠生华。

所以皓都深知自己因何而笑,却半个字不得宣之于口。

 

月底是她的生辰,弘义宫必要办一场大宴。“你要记得给我准备生辰礼物的。”见他怔愣,小郡主又抿着嘴笑,“哪有参加人生辰宴,不带礼物的道理。”

原是这么个意思。

“属下遵命。”

李乐嫣瞧他憋了半天,又是憋出了这么句话。

 

“上上回不知谁说要赔我件衣裳,还有上回……”她比从前长高了许多,生得更加娉婷动人,眸光流转间瞧得人心荡漾,让他不敢忤视,“你要一并赔给我。”

“是,属下遵命。”

李乐嫣歪着头去瞧他的脸色,噗嗤一声笑出来,“你怎么还是这样,就不能再同我笑一笑。”

皓都这才抿着嘴颇生涩地笑了一下,

“这才对嘛~”她一把拉过他的手腕,“走,带你去瞧个好东西。”

 

 

那是父亲送她的胡人短刀,还未开刃,刀鞘上缀满了五色的宝石。

“你会使这个吗?”

“会一点。”

“那教教我吧。”小郡主笑得太明媚好看,他一低头便撞了满眼,又不能仰头不去看她,只能垂着眸道:“郡主不必学这个。”

“为什么呀?学来防身也是好的。万一……”

“不会有万一。”他将话头截得太快太生硬,反倒像露了破绽。建成余孽尚未清缴殆尽,弘义宫依旧四伏危机。义父同他说,姑息养奸,后患无穷,为大唐社稷安定,便是十个八个李长歌也杀得。此话自然不能说给小郡主听。她自幼与李长歌交好,知道了不知该多伤心。皓都只好寻了借口匆匆告辞。安柔找来时,瞧见郡主正捧着脸发愣,以为是酒还没醒,赶紧吩咐去拿醒酒汤。却不知永安噘着嘴,想的是放胡刀的匣子里,绣帕下还摆着只平安符,摆了好久了。

不过没关系,来日方长,他应了生辰宴要来的。

 

只是比生辰宴更早来的,是和亲的圣旨。永安一向体弱多病,太子借此由头,让公主去洛阳行宫养病,乐嫣在摇晃的马车里做了一场长梦。她梦见母亲与她一同去了城郊山寺,回来后弘义宫的道场法事如期举行,她还是永安县主,家宴行飞花令,也还是与往常一般口拙,全靠一旁的长歌才免了诸多罚酒,庭院花树下她将新求的平安符偷偷塞给了皓都,生辰宴前长歌拉着她偷偷去库房瞧她收到的礼物,捧着一只大盒子夸张地道:“呀这是谁送给我们嫣嫣的衣服——这样难看!”羞急得她红透了一张小脸。

梦醒时驿馆外寒鸦悲啼,故人生死未知,长安已去百里。

 

八月新皇即位,不多时长安传信,太子不日将从长安出发,替天子体察旱情,以示皇恩。乐嫣自南山流民安置点回来时,在行宫外见到了皓都。他说是办公差,回京复命途径洛阳,义父便传信于他,太子年幼,洛阳流民众多,鱼龙混杂,要他暂留数日,护卫太子与公主安全。但乐嫣其实有所耳闻,他奉杜公令一路捉拿长歌,故而一时心情复杂。甫一见面,斟酌半晌,问的头一句话却是,“长歌是在此处吗?”皓都以为她是质疑自己此行目的,不知怎的只觉胸口闷堵,平白一句大不合仪的话就溜出了口:“公主希望‘是’,还是‘不是’?”

乐嫣也委屈,他还从未用这种的语气同自己说过话,一时红了眼,却拗着脖子道:“我希望你若见了长歌,可以放她一马。”她说完见面前人不响,反倒一拱手牵马要走,赶忙追上前道:“喂,你等等!

“我话还没说完呢,你去哪儿?

“我同你说话呢!你聋了吗?

“皓都!”

见人站住了,才提着裙子跑过来,抿了抿嘴,攒足了底气道:“我是公主,你需得听我的。

“你别走那么快……”

“是。”

 

长歌还真的在洛阳。

头一回是在流云观,还能借女儿家的不舒服把人支走,第二回在洛阳行宫,实在不能再用这个借口。她琢磨了片刻,索性将皓都的手腕一拉,“我有东西要给你看。”然后将人拽进了屋。

妆奁翻到底,夹层里先抽出块帕子来,“你看,这是……”

“这也是小兔?”

“这是罗睺!”

须弥山北,大海之底,长歌说百姓们会将三头六目的战神大阿修罗王绣在家中参军男子的衣服上,可佑亲人刀枪不入,水火不侵,逢凶化吉。

“李长歌让公主给我这个做什么?”

“什么长歌!”乐嫣气得将他推出了门,“出去出去,不同你说话了!”

 

那时她还未想到,皓都这样说,便是早就知道,她与长歌自有秘密的联系方式。

 

李长歌在静室里听得哈哈大笑,“真是块木头!”

乐嫣以为她是说自己,却见长歌揉着肚子坐起来,“你怎么喜欢块木头?”

她一时哆口,好半晌才嗫嚅着道:“长歌,你莫要乱说……”

“那你不喜欢他?”

 

她更说不出话来了。

 

所幸观主差人来唤长歌,才解了她的窘境。长歌走到门口了,又折返回来,“还有一事,乐嫣,近日火劫流言愈传愈广,恐是有人刻意为之,背后或许还有更大的阴谋,你须得注意提防小心。”

 

 

但流言还是应了验,梓薇宫燃起熊熊大火,太子不知所踪。有侍卫说起火时看见个道姑打扮,眼角有痣女子自殿门外鬼鬼祟祟地经过,乐嫣闻言立马看向一旁的皓都,刚要说话,却见他向面前人递了个眼神,而后拱手道:“属下先送公主回去。”

 

“不是长歌。”她在马车上辗转地想了一路,下车时终于同皓都说了出来,可眼前人并不作声,只低头将手臂递出,扶她下车。

“长歌是我带进去的,她是我请来帮忙调查火劫流言的。可当时我们晚了一步……

“一定不是长歌。

“阿弟其实……”

“公主,”及至走到门口了,皓都才开口,“公主请放心,属下定会寻回太子,揪出幕后之人。”说完嘱咐婢女伺候公主歇息,便转身离开。

 

太子失踪,其实在梓薇宫起火之前。

这是长歌告诉她的。她们到达梓薇宫时,殿内便只看见穿着太子祭服的稻草人,殿门外撒有火油,长歌便猜想太子可能已被歹人掳走,提议与她分开行动,她即刻差人去寻太子下落,长歌在此处探查泼洒火油的可疑之人。可她们刚分开,火便燃了起来。乐嫣说完后看向皓都,“皓都,你相信我吗?”

这几日行宫内外加派了兵力,乐嫣觉得奇怪,查纵火之人、寻找太子,皆需人手,怎么还将这么多人留在行宫。安柔悄悄跟公主说,皓统领连夜从长安调了人马,已在全城搜捕。乐嫣心中一惊,背后之人尚未查出,本该先秘密探查,一则免得打草惊蛇,二则免使民心不稳,如今却这样大阵仗地搜捕,必是已经认定了作乱之人便是长歌。可她解释完皓都并未答她,只是道外头乱得很,属下近日不能时时贴身保护公主,还请公主留在行宫,不要出门。

乐嫣想了想,还是去流云观留下了书信,如今情势,长歌已不宜留在洛阳。她托叔玉哥哥盗了腰牌,备好了盘缠,准备一同送长歌出城。只是没料到,先等来的不是长歌,而是皓都。

随行侍卫各个手持白刃,有备而来,魏叔玉还想斡旋一番,已被人立即拿下,乐嫣却在恍惚间忽然想起,从前在行宫时,皓都同她说的那句“李长歌让公主给我这个做什么?”

原来在最最开始,他便什么都知道,却与她装傻逗趣,好在最后,利用她,作诱捕长歌的诱饵。可小公主还是抱着一丝幻想,忍住了满眶的泪水,问道:“皓都,你怎么在这里呀?”

“乐嫣,你应该问他怎么知道你在这里!”魏叔玉从旁愤然抢声,皓都瞧着他冷笑一下,

“如果连这个都不知道,如何护公主周全。”

 

原来真的是这样……

【“你怎么喜欢块木头?”

“长歌,你莫要乱说……”

“那你不喜欢他?”

“我……我是说,长歌你莫要乱说,皓都才不是木头,他很厉害的。”

“噢~有多厉害?”】

有多厉害呢?自然是轻而易举地,就能将我骗得团团转。

 

 

所幸来敲门的并不是长歌,而是店小二。

城内又加强了戒备,开始更大力度的搜捕。魏叔玉在屋内急得转圈圈,安柔斟了一杯茶,瞧着红着眼圈的公主小心安慰道:“公主不必担心,相信吉人自有天相的。”

乐嫣摇摇头,捧过杯子,“我从窗户那儿瞧见了,领着长歌走的那个男子长歌同我说过的,有他在,一定能保护长歌安全离开。”

“那公主为什么还在掉眼泪呀?”

乐嫣执杯的手一顿,牙齿轻咬了咬杯沿,没有说话。

……

 

城内搜捕一刻未停,魏叔玉还来她这儿问过一次,意欲打听长歌的消息。乐嫣摇头,说自那日客栈,她没再见到过皓都,亦不知长歌消息。想来没有消息,便是最好的消息。安柔在一边轻声多了句嘴,“两个人彼此躲着,如何能见得着呢?”魏叔玉匆匆忙忙离开,没有听见,乐嫣却听着了。她叫安柔早早闭了门,说要休息。这话原是随口一说,晚上却有太医提着药箱来问诊,不用猜也知道,又是小丫鬟多了嘴。

 

没多会儿,又温了粥来。

 

日日皆是如此。

 

第十日上头,魏叔玉约她水榭议事,竟在庭院中看见了皓都。他忙着抓捕长歌,日日早出晚归,难得白日里在行宫中见到。乐嫣还没来得及转身走,已听见远处尖啸的烟火声,抬头去看时,皓都已带人奔出行宫。

“安柔,叫人备马,我们也跟去!”

“怎么了乐嫣?难不成是他们发现了长歌的踪迹?”

“那是流云观的方向。”

他们到时,观内已被官兵团团围住,没有见到皓都,倒是看见了杜公,说贼人在观内劫持了人质,为了公主安全,让魏叔玉先护送公主回行宫。但乐嫣执意不肯走。

她想起从前城郊山寺,也是如此,待金戈声停,已是人事两非。

不同的是,当时她自山寺下来,坐在马车中,皓都叫她不要掀帘,便不曾见过如今这般横尸满地的场景。她忍着害怕与恶心,趟着血污一张张脸去辨认,生怕瞧见长歌的样子,冰凉的手心却攥出汗来,直到一个声音在她身侧响起,“公主不必担心,李长歌不在这里。”乐嫣仰头瞧向他,瞧着瞧着瞧出眼泪来,好在魏叔玉及时过来,说是依杜公吩咐送公主回行宫,而后揽过她的肩转身时轻声道没有看见长歌。

 

魏叔玉递过手帕,“他方才同你说了什么?惹得你这样伤心?”

乐嫣摇摇头,“没有。他同你说的一样,长歌不在那里。”

她从前只是气他不信自己,而今突然发现,自己也不信他了。

还发现不再信他这件事,原来自己比他,更加难过。

 

 

晚上下值后皓都又亲自来送膳食,与前几日一样,也不敲门,只是递给门外婢女,待转身要走时,乐嫣却突然从里屋打开了门。他大概没有料到,征愣了片刻,才记起礼数,赶忙行礼。

“劳烦皓统领移步屋内,我有话要同你说。”她语气疏离又客气,“安柔,你将方才同我说的,再同皓统领说一遍。”

 

“皓统领,我今日去流云观接公主时,在尸体里瞧见了一个人,十分眼熟,回来后才想起,先前陪公主去南山难民安置点时见到过此人,后来又曾瞧见过他与太子身边的晟辛有来往。”

“后来阿弟失踪,这个晟辛也不见了,”乐嫣接过话,“他们很可能是一伙的,绑架阿弟的事必是这伙人早有预谋,”她顿了顿,才道“所以与长歌无关。”皓都未响,这倒是在她意料之中,复道:“今日流云观所俘之人并非是锦瑟夫人的全部手下,对不对?若是人都抓着了,阿弟也就找到了。”

“公主放心,属下一定会尽快寻回太子。”

“锦瑟夫人既是隋室后人,包藏祸心在洛阳作乱,必然囤有兵马,而今来看,这些人就扮作难民,混在其中,一则流民来自各地,人多籍杂不易挨个搜查,二则好煽动情绪作乱,比如现在因太子失踪一直封城,便极有可能被他们利用,生出暴乱事件,到时恐更难收拾。”

“公主这样说,想必是已有了对策。”

“开城放粥。”

 

城门口的白粥内掺了沙石,难民饿久了不在意,但隋室私军总不会挨饿,哪里咽的下去这个。

此计虽好,但用不得第二次,因而皓都十分谨慎,一直没有打草惊蛇,直到一个抱着孩子的男子出现,他自称孩子得了麻风病,才包裹住头面,要去城外投奔亲戚,给孩子治病,可碗中白粥只喝了一口便吐,那怀中孩子也不似病弱无力,倒像是被这男子钳住手脚。但至郊外将此人拿下时才发现中了计,那孩子并非太子,而是隋室余孽挟持来的,与太子一般身形的小孩。

流云观一战他们已如惊弓之鸟,处处小心谨慎,只是这样一来,更难查找太子下落。

 

“此计本也多有疏漏,并非良策,没有找到阿弟,非是……非是禁卫与城将失职,还请杜公不要责罚。”

杜如晦送走小公主后掩了门,冲着屏风后笑了笑,“查寻太子之事,奉公主令另作安排本也无可厚非,只是还劳得永安公主亲自来求情,不知是谁,能有这样大的面子。”

屏风后女子斟了杯茶,递在唇边细细地吹,“杜公好计谋,绕我去做玩命的买卖,却叫自己的义子,去哄着我的妹妹玩。只是后日的事,您的人可躲不了清闲了。”

“怎么?”

“阿隼是大可汗养子,他们中或有人认得,得找个人,代他秦准的身份,与我同去。”

 

 

李长歌绕去后庭时,还瞧见小乐嫣还同人赌着气在,叫安柔将送来的饭菜撤下去,背着身道:“你同他说,便是长歌没有事,我也不会原谅他。”

她抱着胳膊站在乐嫣身后啧啧摇头,

“我就晓得,那个木头根本不会同你解释。”

 

 

“做戏?”

“官府大张旗鼓地捉拿李长歌,便代表已认定了我是绑架太子、故意纵火的元凶,一方面对我赶尽杀绝给了我假意投诚的理由,另一方面也能让真正的幕后之人,放心大胆地进行下一步计划。”

“什么计划?”

“还能什么计划,造反作乱呗,”李长歌自个儿添了杯茶,“所以自然是怎么乱怎么来,前几日流云观,便是冲着杜如晦来的。”她呷了口茶,才慢悠悠地放下茶盏坐起身,“小乐嫣,你就别同人家置气了,原本这事也是我不让他与你说的。”

乐嫣半信半疑,“为什么不让我知道?”

“让你知道,你肯定不会同意我去。”

“是了!”小公主似乎这才想起来,“我不同意你去!多危险呀!”李长歌没接话,而是拉着她的手将她拽过来,像小时候那样,捏捏她圆圆的指腹,笑道:“好啦,你要乖乖的,过几日我们一定将李承乾那小子完好无损地带回来。”说完便跳了窗走了。

 

 

禁卫军原已在周围布置好了埋伏,雷蒙却临时改了地点。谁能想到城郊旧宅竟有地道直通城外。“这是要带我们去哪儿?”

“你们不是说要见到太子才能放心进行下一步合作吗?自然是带你们去见那小太子。”

李长歌心里惴惴的,偏头与身旁的皓都对了个眼神,二人心照不宣:这帮人既然有出城密道,为何还留在城内?此中定有蹊跷。只是现在尚未找到太子,若发信号通知外头人难免打草惊蛇,只能先跟着雷蒙出城,再见机行事。

 

与此同时,阿诗勒隼的住地却被人投了封信,说李长歌有危险,人在崤山,速来。还留了具体的方位。但信中所指之地在城外,如今城门戒严,任何人无通关令不得进出,阿诗勒隼虽不知送信之人是敌是友,但一时情急,也顾不得多想,立即去流云观,托道长请了永安公主。长歌曾同他说,若有万一,可以通过这个法子,请乐嫣帮忙,但千万须谨慎小心,兹事体大,不可向其他人泄露消息。他说明来意后,乐嫣却摇了头,“我如今也没有出城的令牌,但有个法子,或许可以一试:我同你一起去。”她叫安柔去上茶水,自己却起身出门,说是备马车,请阿诗勒隼屋内稍待。等闭了门,安柔才敢小声问道:“公主,您这是什么意思?”

 

那日长歌在她屋内话未说尽,但她既说过几日要将承乾带回来,如今阿诗勒隼又突然这样着急地来找她出城,说是长歌有危险,乐嫣便猜出,长歌必然是为了救承乾,单独去见了前隋逆党。锦瑟夫人是阿诗勒部的人,长歌未带阿诗勒隼同去定是有她的考量,那么这个送信的人,便是敌非友,只是如今阿诗勒隼关心则乱,想不清也不愿想这些,乐嫣就必须将他留下。可长歌那边也不能坐视不管,太子身边既然都能安插进逆党耳目,公主府兵自然也不可尽信,她吩咐安柔拿着信去找魏叔玉,请他务必亲自将信送到杜公手中,请他派人驰援。

 

 

 

崤山地势复杂,大队人马即便察觉后追来,要找到他们也需耗费不少时间,眼见着天色将暗,李长歌隐隐觉得不安,这一路都只雷蒙一人带路,竟不见其同党,她偏头以唇语问皓都,“眼下情势,他们可能将人都留在了太子身边,一会儿营救太子,如何脱身?”

身边人亦以唇语作答:“你带太子走,我掩护。”

“没了?”

“没了。”

李长歌瞧他一路上都冷着脸没半分表情的样子,竟忍不住一笑,想小乐嫣怎么会对这么个木头动了心,对着口型道:“你现在是商人秦准,演也演得像一点吧。”

“怎么演?”皓都面色仍无半分变化。

李长歌想了想,“你会笑吗?”

“不会。”

 

 

 

茶水中下了迷药,乐嫣仍不放心,托观主派人守在门外,她自己却单独乘马车出了城。她方才撒了谎,通关令她其实有,便是没有,守城将官也拦不住公主车驾。马车驶进崤山时,已是暮色四合。

 

 

 

事情进展的出乎意料的顺利,雷蒙没有说谎,真的带他们在山间茅屋见到了太子,只是看守之人寥寥,甚至并无武功高强者,他二人动手后,雷蒙也是窥得破绽掉头就逃,长歌与皓都轻而易举便救下了太子。

“要追吗?”

“此地诡异得很,还是先将太子送回行宫要紧。”

皓都所言,也是长歌心中疑虑之处。隋人这样大费周章,怎会轻易放太子让他们救回。他二人放了信号,匆忙下山,至在半道上见到了乐嫣,知道投信一事,方恍然大悟。

隋人不是要杀大唐太子,也不是真的信了李长歌与杜如晦这个假投诚的局,而是将计就计,要大唐太子,死在阿诗勒人的手里。

林间无风,却有枝叶梭梭,雷蒙的部下当然不会只有茅屋中那几个废物,而是都埋伏在这里。他应该早就知道了李长歌身边的秦准就是阿诗勒部大汗的养子阿诗勒隼,所以在见到皓都的第一眼,就已识破,按计划牵着他们入了这个早就布好的局。今日若大唐太子与阿诗勒隼死在这里,无论是将劫杀大唐太子之事嫁祸给阿诗勒隼,还是将阿诗勒可汗最器重的养子之死归咎于大唐,大唐与阿诗勒部好不容易休止的战火都会重新燃起,隋人便可在背后坐收渔翁之利,这才是他们的真正目的。

远处一声鸟哨,几十条黑影自道旁密林的树冠中蹿出,雷蒙知此计已破,便不会再放大唐太子安然离开,刀剑寒光直奔太子,皓都赶忙抽刀相护,长歌亦拔剑迎战,但敌众我寡,唐军尚未赶到,如此相持不是长久之计,皓都向一旁的李长歌道:“你带着太子和公主先走。”长歌转身刚欲说话,他便以刀柄将李长歌一推,“快走。”见她不动,便又催了一声,“李长歌,别忘了你来此的目的。”

“太子绝不能有事,”临行前杜公曾与他二人嘱咐,“否则便真应了逆党动摇社稷的谣言。”李长歌只好应下,她接过太子翻身上马,与此同时皓都将乐嫣托上马背,夜色里她瞧不清皓都的神情,只听见他极快地说了句,“公主莫怕。”而后在马后用力一击,马儿受痛疾驰而出。刺客待要追时,已被他挥刀拦下。雷蒙赶忙叫人放箭。

箭矢尖啸声纷纷折断在半空,乐嫣忽然想起这句话,皓都从前也对她说过。

 

六月初四日,城郊山寺,林风长厉,送来阵阵金革之声,她转着满眶的泪水,心中又急又乱,拉住他的手腕又赶忙松了手,皓都便道:“县主莫怕,秦王已做了万全安排,便有万一,县主只管上马闭着眼睛往前冲,若有刀箭,我替你挡。” 

 

这句话却总转在她耳畔,铮铮有声,如今才记起来——眼见前头下了山就是官道,乐嫣却忽然拉缰回马——其实,更早一些就听他说过……

 

 

0  

阿耶从洺州回来,给她带了许多礼物,摇铃,簪花,胡裙,还有一把漂亮的胡刀。可小乐嫣瞧着兴致缺缺,心不在焉,阿耶问她是不是不喜欢,她却悄悄拽了拽阿娘的袖子,小声道:“阿耶回来了,那皓都哥哥是不是也回来了?”一句话将母亲逗笑了,朝父亲递了个眼色,假作叹气摇头,直道“女儿大了”。

 

巧夕夜原与长歌约好了要出去玩,却因着前日染了风寒,被阿娘拘在了屋里。她在窗台边托腮瞧着月亮,长歌却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小嘴撅得能挂灯笼了!”说着真变出了个雪白的兔子灯来,乐嫣转愁为喜,“长歌,你怎么来啦!”

“来给人跑腿送东西,喏。”她将兔子灯塞到永安手里,“今日散学时非叫我带来给你。真是会使唤人。”

小县主抿嘴笑了笑,低头伸出手指去抚那兔子眼睛,不经意羞红了脸。“怎么挑了只绿眼睛的?”

“那可问不着我。”

 

 

 

风寒还未好透,转头又落了水,长歌来瞧她时,她正坐在桌前抄经书,“怎么抄起这个来了?”

“阿娘说要我静心。”

长歌点点头,“你是应当静静心,早先扑蜻蜓就落过一回水,亏得杜家小郎君将你捞了上来,这回又是人家救的你,再这么几次,只怕要以身相……”

她越说越没正形,乐嫣赶忙捂了她的嘴。

 

秋狝时长歌与魏叔玉原说要带着她捉小兔子去,一瞧见皓都,俩人却突然改了主意,要比起骑马来,还没等乐嫣反应过来,他二人已驾马跑远了。连圣人都忍不住问,杜家小郎君如今年岁几何了?家里定了亲事没有。

 

临近年尾时,她同母亲去城外山寺上香,偷偷多求了几只平安符。长歌瞧了故意逗她,叔父即将出征,这个是给叔父的,那这个呢?

小乐嫣嗫喏了半晌,这个,给你……

我才不要呢,给你的如意郎君吧。她见小姑娘将前话当了真,遂道:“哎呀,我们俩日日在一起,你往后再求一百个送给我都行。又不是以后见不得面了。”

一语成谶。

 

秦王班师时,已是春尽夏至,齐王在外设宴,要给兄长接风庆功,却暗地里安排了截杀车驾的刺客,藏在秦王必经之路的两旁树冠中。只是阴差阳错地,等刺客杀出,才发现马车里只有永安县主与小世子,随驾侍卫反应不及,纷纷中剑倒下,却见其中一人忽而抽刀斩断两侧车辕绳索,将县主与小世子抱上马背,那时皓都便同她说了这句话,

“县主莫怕,你只管闭着眼睛往前冲,若有刀箭,我替你挡。”

 

……

 

 

 1

唐军来得比料想的要快,隋人见与其缠斗不下,劫杀大唐太子已然无望,赶忙后撤散逃,远处隆隆马蹄声未近,他却瞧见当先一骑,竟是去而复返的李乐嫣。

“怎么回来了?”他皱眉,好在援军将至,刺客已散。

小公主下马时踉踉跄跄,三两步跑过来,几乎是摔到他怀里,伸手过去,却触到他身上大片湿凉黏腻的血渍,骇得心神俱颤,一泼眼泪掉下来,却咬了咬嘴唇轻声道:你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这话倒把皓都逗笑了。腾出手来擦了擦她的眼泪,“好。”

 

 

2  

翌年春,永安公主出降。

时逢边境有扰,新婚三日,驸马便要随军出征。

安柔瞧着公主又拿起了绣样。

驸马自外头进屋,屏退了下人,自个儿悄没声地凑过去,“这是……罗睺?”

他倒是记得。

 

【“这也是小兔?”

“这是罗睺!”

须弥山北,大海之底,长歌说百姓们会将三头六目的战神大阿修罗王绣在家中参军男子的衣服上,可佑亲人刀枪不入,水火不侵,逢凶化吉。】

 

“长阿含经上说,罗睺生有三个脑袋,六只手臂,可以手障日月,足踏山海,日月星子见其形,尽皆惊惧忧怖弗敢出,以至天地失去光明。”

驸马从怀中掏出新买的栗子糖糕,挑了块递到她嘴边,皱眉道:“这么吓人?绣它做什么?”

小公主笑盈盈地抬起头,“你害怕呀?”说着一口咬在糖糕上。

 

第二日大军出征,驸马步子都迈出大门了,又折返了回来,忽然狠狠吻了她一下。府中下人熟练地低头转身,李乐嫣拽了下他的袍角,他才松开她,“昨夜忘了同你说,”他瞧着被自己吻得发红的小嘴,笑道:“我不怕,你会保护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