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舟

欢迎关注,也欢迎取关
“欢迎一切有益的建议和善意的批评,
但绝不接受‘教师爷’般颐指气使的说教”

半春休-番外

#0331周年大吉#联文稿  一个纯粹的小甜饼

ooc预警  正文明天联文发(虽然没有太大影响,但小小建议还是明天看完正文再看番外😂)


永安帝与中宫关系不睦,几乎是人尽皆知的事情。据说中宫未出阁时,原是要指给卫王殿下的。彼时卫王颇得圣宠,虽然储君已立,但朝中支持卫王的声音甚多,陛下屡屡逾制封赏,似乎也有易储之意。岂知后来太子被废,卫王紧接着也被降封郡王,最后竟是一向无意争储的永安公主即位东宫,后继承大宝。而文皇后在世时指给永安帝的高驸马,又福薄命短,这中宫之位,兜兜转转,最后还是落到了长孙氏的头上。长孙一门出了两朝皇后,显赫一时,偏偏帝后不睦,乐历元年,甚至出了纳高氏女入宫的荒唐事来。但据宫里人说,高氏入宫另有隐情,故而并不得宠,淑妃蠢钝,贵妃被废,中宫更是成婚八载,才怀上子嗣。永安帝似乎与整个后宫的关系都不大好,实是历朝历代未有所闻的稀奇事。

不过听说与陛下关系最恶的,却是最后进宫的杜氏。


将朝臣纳入后宫的荒唐之举,已不是头一回。杜氏入宫不久,正赶上孙贵妃产子,陛下欢喜非常,合宫皆来祝贺,只杜氏不甘不愿地摆着脸子,三请四请才来,陛下竟抱着孩子走到他面前问:“你看看,像不像你。”似乎是刻意去下他的脸面。


宫人们吓得不敢作声,他却毫不在意地与陛下呛声:“又不是臣的孩子,怎么会像臣。”


后来更是隔三岔五要得陛下的训斥。他与高氏经历相似,性子却比高氏硬得多,入宫后仍旧称臣不称妾,在陛下面前也屡有不敬之举,常常避不见驾,甚至有时陛下自御花园过,他也敢避不行礼。气得陛下追回去问:“皓都,你看见我了吗?”


他低下头诚实道:“看见了。”


陛下便更生气了。


如此种种,难怪他要得陛下厌弃。



后来有臣子进贡的外州特产,或是御膳房做得不合陛下口味,陛下都要叫内官过来,道这个东西真是难吃得很,快快给杜才人送去,就说是朕赐的。


是,才人。连常何都忍不住道,放着好好的京官不做,非得辞了官去宫里做个才人,这不是闲的吗?


但杜氏似乎并不在意,不思量着如何讨陛下欢心也就罢了,还常常要找陛下的不痛快,有一回更是将陛下晾在了门外。永安帝压着火回了自个儿寝殿,越想越气,竟叫内侍官带人去将他的房门卸了下来。卸完了门,陛下还要亲自去看看,阴阳怪气地道:“才人这里采光真好,屋内如此敞亮。”见人不说话,又快活地踱了两圈,“就是风大了些,吹着有点凉。”出够了气,末了还给自己找了个台阶,“这样住着晚上怕是要受寒,要不去朕那里凑合一下吧。”说着将人手腕一拉,不由分说就拽了回去。


常何听完了这一段,啧着声灌下最后一壶酒,“俩人都是闲的。”



永安帝礼佛,后宫嫔妃亦都在屋内都设了常年供着神佛的小室,偏只杜氏不信这个,连年节里陛下领着后妃去宫外寺院祈福,他也常托病不去。他越是如此,永安帝便越是要强迫他去,杜氏便道:臣自出生起,从不曾拜过神佛,便是去了,神佛也不认得臣,怎肯听臣的祝祷,去了也是白去。


他如此顶撞陛下,气得永安帝下令,命他月月上山去拜佛,“去的频繁一些,佛祖就会记得你了。”


后来淑妃好心劝和,结果被陛下迁怒,命他与杜才人一起月月上山礼佛。



汴州连年水患,朝廷的赈灾款拨下去,多数银钱却进了官员的口袋。州官递上折子,说是百姓请愿,将朝廷拨款用于修葺各州县龙王庙宇,重塑龙王金身,以祈求风调雨顺。州官不思治水安民,反倒打着百姓的幌子欺上瞒下,陛下原本就在气头上,淑妃却来说,陛下让后妃月月去山寺拜佛,下面人以为陛下沉湎佛事,这才动了歪心思,甚至援引了梁武帝晚年信佛怠政之事,他本意是不愿再跟着杜才人做这苦事,可陛下却听出这不是他能说得出的话,不用问也知道背后教唆之人。是以下令,既然不愿去,那就一起在宫里禁足吧。



永安帝与杜氏大争小吵不断,隔几日又和好了。也有宫里的老嬷嬷说,帝妃是少时情谊,永安帝在秦王府做郡主时,性子娇弱,秦王怕她受欺负,曾安排了杜氏作为侍卫贴身保护,相处久了,二人关系近密,亲厚甚于旁人,后来永安公主流落民间,也多亏了杜氏将其寻回,甚至听闻他曾为公主上过招亲擂台,二人几乎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可不知怎么了,亲事未成,这样一耽误,就是十年。


杜氏入宫时,陛下是十分高兴的,逾制礼聘,兴建宫室,成的是夫妻之礼,大婚夜喜酒都多喝了两盏,后来醉蒙了,捧着红红的小脸坐在殿外门槛处痴痴笑,还是杜氏将人抱了回去。


再后来虽常在后宫争吵闹别扭,几次陛下醉了酒,谁都不许近身,最后内官只能去唤杜氏,将陛下抱回寝殿。


有一回陛下还认错了人,到了寝殿却拽着人家的胳膊唤高贞高贞,身旁内官见杜氏脸色不好,大气也不敢出,陛下却道:我又将皓都惹生气了,怎么办嘛?他这个人也是,怎么这样爱生气,难道不会将自己气死吗?


内官见杜氏脸越来越黑,陛下却还不肯停口:他要是死了,我多伤心呀……末了又将人手臂一拽,高贞高贞,怎么办嘛?


杜氏闻言从内官手中接过投好水的绢帕给陛下擦脸,动作粗鲁将陛下擦得龇牙咧嘴,呜呜直叫,而后才道:“你以后,少行些荒唐事就好。”

评论(4)

热度(30)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